主页 > 天空彩票娱乐 > >都尽量的恢复原样唯有原本的花架那块
天空彩票娱乐

都尽量的恢复原样唯有原本的花架那块

时间:2018-05-06 10:55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那种种反常迹象……
 
    “我之身份,在入选九尊之时于老大就非是秘密;之后两年我们慢慢相知,慢慢相爱,更于三年前偷偷结合……虽然此缘不能显于人前,甚至不能让众兄弟得知,但能得朝夕相伴,已经是莫大缘法,心中唯有满足欢悦。”
 
    “然而终究是隐瞒了众家兄弟们,心中遗憾歉疚久存,于是在旧宅子下面,埋藏了九百坛喜酒;愿有朝跟兄弟们坦白之日,共饮一醉。”
 
    “我知道他的身份,他乃是玉唐皇子,然而这一层身份于我却无芥蒂。于我而言,他只是我的丈夫,此生此世,他除了是九尊之外,就只是我的丈夫,如此而已。”
 
    “所以说,我真的很幸福,比这世上绝大多数的女人都要幸福。而加入九尊以来的这几年,更是我此生最幸福的时光;哪怕是现在在写这样一封遗书,我也是很幸福的在写。”
 
    “对于正在看我这封遗书的兄弟,我在此有一个请求;也是我毕生最后的心愿!就是我的儿子,他今年只得一岁。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他,将他当做自己的亲儿子去抚养。”
 
    “我这一生,最愧对的就是我的儿子。身为皇家血脉,却不能享有任何天潢贵胄的待遇;身为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得不到父母半分呵护;身为九尊后人,却永远不能显于人前。”
 
    …………
 
    本章六千二百字。二合一大章。
 
 
------------
 
没写出来,请假。
 
今天姑姑八十四岁大寿,喝了点酒,回来本想加班,结果到现在写出来的不行。
 
    索性请个假吧。
 
    明天更。
 
    抱歉了
------------
 
第七十一章 明白你的意思!
 
    云扬继续看下去。
 
    “孩子大名叫做玉乾坤,小名宝儿,他是我的宝贝;宝儿天资并不好,只有天开五窍;但这也好,我本就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地度过他的人生。”
 
    接下来乃是一大段洋洋洒洒的关于孩子的描述。
 
    然后便是对兄弟们的嘱咐。
 
    云扬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下去,一直看到最后。
 
    “若是有兄弟看到我这一封信的时候,只怕咱们兄弟未必还存在的很多人了;我衷心希望幸存的兄弟们,每一个都要高高兴兴的活下去。不要再执着于报仇,不要再背负这么多的东西,也要好好地,好好的活下去。”
 
    “活着,才是最大的幸福!”
 
    “孩子的信物,在……”
 
    遗书看完了。
 
    云扬的心头却又更加沉重了几分。
 
    叫了好几年的四哥,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应该是四姐。
 
    不,貌似称之为大嫂好像更适宜!
 
    但他随即想起了什么。
 
    急忙又将遗书全部看了一遍。
 
    尤其是其中一段话,云扬反复看了十七八遍。
 
    “我这一生,最愧对的,就是我的儿子。身为皇家血脉,却不能享有任何天潢贵胄的待遇;身为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得不到父母半分呵护;身为九尊后人,却永远不能显于人前。”
 
    云扬合上遗书,仰脸向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水尊的遗书之中并没有任何的倾向性,就只希望她跟土尊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度过他的人生。
 
    这是一句很平淡的话,亦是母亲对孩子最大的祝愿。
 
    但云扬却从上面一段话之中,隐约读出来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身为皇家血脉,他不能享有任何天潢贵胄的待遇;身为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得不到父母半分呵护;身为九尊后人,却永远不能显于人前。
 
    “四哥……呃,四姐,不对,应该是大嫂……算了,怎么叫都对、都行吧。”云扬苦笑一声,随即凝神沉思:“四姐的意思虽然没有明白表露,她也不可能太明白的表露,但她想要补偿孩子的那份想法,我却是能够领会的。”
 
    “尤其是隐蕴其中的那份怨怼之意,意味深长,难怪我才是能够让她最安心的那个人!”
 
    “四姐,你放心吧!”云扬默默的说道:“既然你将孩子交给了我才安心,而这么多兄弟如今也就只有我自己在这里,那么……我会帮孩子,拿到一切!”
 
    “我明白你和老大的意思!孩子的大名,叫做玉乾坤!这个名字,就足以让我完全明白。”
 
    他的眼神中猛然射出锐利的神芒!
 
    “包括,老大得到又失去的!也包括,亲情呵护,也包括……九尊后人的身份!”
 
    “总有一天,我要让这一切,全都是大白于天下!”
 
    “非如此,何能安心!?”
 
    “你,大哥,还有孩子,尽都如是!”
 
    云扬小心的收起来水尊的遗书,妥善收藏。
 
    其他兄弟的遗书,基本都已毁掉;唯有水尊的这份遗书,却是不能毁掉的,云扬另有打算。
 
    他收好了承载圣水诀功法的玉珏以及神木诀入门心法,又将那孩子的信物,极为小心的收入空间戒指之中,又自恋恋不舍的在九尊府里转了一圈。
 
    现在,九尊府中还有三个房间没有打开。
 
    老大土尊的,老二金尊的,老三,木尊的。
 
    云扬在三个房间门前转了几圈,深情的看了几眼;再次进入水尊的房间,呼吸着空气中残留的味道之余,默默告别。
 
    随后,他又分别去了火尊的房间,雷尊的房间,血尊的房间,风尊的房间,一一告别。
 
    也不知怎地,云扬迄今为止,仍旧感觉到兄弟们尤在,都在各自房间里等待着自己,但凡来到九尊府,一定要去见一面,然后再走。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云扬轻声道:“下次再回来的时候,我会去看你的,三哥。”
 
    按照云扬的想法,修炼神木诀第一层而已,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搞定。
 
    但云扬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一次离开九尊府,及至再一次进去的时候,居然已经是好久之后了!
 
    云扬出来之后,即刻化风离去,杜绝任何一点泄露自身痕迹的可能。
 
    或者是情绪波动未息,云扬没有注意到,身后九尊府浓郁的云雾在异常激烈的翻腾,不知道为什么竟再不复之前的平静。
 
    守护在外面的老兵们一个个的观视着九尊府的云雾异动,每个人脸上都是慢慢的诧异,却又是一脸欣喜。
 
    “九尊大人有人回来了?不知是不是风尊大人?又或者是别位大人再临,这是喜事,天大的喜事!天佑九尊,天佑玉唐!”
 
    良久良久之后,九尊府上空的云雾翻腾渐渐止息。
 
    然而这一夜,九尊府的云雾异象却让很多人浮想联翩,彻夜不眠。
 
    云府。
 
    老梅兼职监工,一丝不苟的督促着工匠干活儿。
 
    务求将云府的每一处布置,都尽量的恢复原样,唯有原本的花架那块,因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坏,又有云扬专门嘱咐,干脆就整块不动。所以云府地界满目尽是喧嚣,唯有那边的一片空地,成了无人禁区。
 
    工匠们对此都表诧异,不明白那边为啥就不让去,不是重建天外云府么?
 
    那么一大块地方,全都空置,完全不修葺?!
 
    府中的积雪,还有倒塌的房屋,全都在半天时间之内就被清理了出来。
 
    各种高级建筑材料,遂开始向着云府这边集中。
 
    这就是典型的有钱好办事,建材如流水,白玄石堆积如山。
 
    绝对好大手笔!
 
    工匠们之所以会纳闷花架原址那块为何不动工,直接弃置,主因便在于云府偌大的宅院,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是于同一时间开工的,就没有不开工的地方!
 
    这次的工程,工匠们可谓干劲十足,先不说开工的工钱,就光是那些已经损坏的,已经倾塌的部分,都是直接被清理出去,全都不要了。
 
    单只是这些废墟中有价值的材料,就让这些工匠们发了一笔额外的横财,天外云府乃是皇室宗亲府邸,云侯本人更是玉唐皇帝陛下信重的兄弟,虽然这份关系不能明说,但,皇帝陛下心中清清楚楚,却又怎么会亏了这位兄弟。
 
    当初建府之时,所用建材尽是上乘品质,即便如今已经毁得七七八八,些许残料也有价值,至少对于这些建筑工人何异根本无法接触到的高级材料,而正是基于这种心态,工程进度快的不要飞起。
 
    雷动天的伤还没有什么起色,这边云府的地基已经搭建得差不多了。
上一篇:四哥水尊平常的形象也是说话粗声大气行事干净利索
下一篇:听到与此的顾峥却是奋力的摇摇头反倒是指着石矶娘娘手中的震天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