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空彩票娱乐 > >四哥水尊平常的形象也是说话粗声大气行事干净利索
天空彩票娱乐

四哥水尊平常的形象也是说话粗声大气行事干净利索

时间:2018-05-06 10:55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你们都还活着吧!”
 
    云扬一番自言自语之后,忽而全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将自己的头紧紧地抱住,埋在双腿之间,无声的眼泪就此止不住的往下掉落;他大口呼吸,强行镇定,却还是止不住身子的剧烈颤抖。
 
    到了这里,外面那只手间翻云覆雨,谈笑间强敌授首的云尊,已经荡然无存,消失不见。
 
    所有的镇定,所有的沉静,所有的从容与潇洒,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现在的云扬,就只是一个被大集体抛弃了的孤零零的孩子。
 
    这一刻的云扬,全身全心尽都是说不出道不尽的孤独凄凉。
 
    “好不容易有个月姐可以说说话,你们又给带走了,你们真是太狠心了,等下你们是不是还要带走兰姐,带走灵犀,你们为什么不带走我,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独留人世……”云扬压抑着哽咽着埋怨。
 
    九尊府,一如往昔一般的云雾缥缈,浓浓雾气飘来荡去,静谧之中,似乎犹有冥冥的数双眼睛在彼端静看着这边。
 
    “哎!”
 
    云扬心情波动剧烈空前,瘪着嘴站起来,擦擦泪:“每次到了这里,总是忍不住要埋怨;幸亏没有外人,万一被人看到了岂不是要丢死人了。”
 
    “我可是云尊,九尊智囊哪!”云扬自嘲的笑了笑。
 
    再无犹豫,云扬径自运起圣水诀,将手贴在了水尊的房门上。
 
    咔的一声。
 
    门开了一道缝。
 
    里面,仍旧是同样狭小的私密空间。
 
    触目所及,水尊这间方面里,赫然比其他人的房间多了一个书架。
 
    书架旁边,还安置有一尊小小的木头人。
 
    “四哥的爱好还真是独特。”云扬看着这尊木头人,心情纵然已经沉重到了极点,却仍旧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发噱的感觉。
 
    这尊木头人雕刻得极为抽象,俨然就是是老大土尊的形象;只不过是那种被无限丑化的状况,看上去极为滑稽。
 
    而水尊的遗书,则留在桌子正中心最显眼的位置上。
 
    遗书之下尚有一块玉珏,正是承载圣水诀后续全部功法的物事。
 
    至于在玉珏下面,还压着一层秘籍,大抵就是三哥木尊的神木诀入门篇心法。
 
    相比较于其他几个兄弟的房间,水尊的房间格外的干净整洁,干净整洁到了让云扬都诧异的地步;在九尊府这等地方,是不会有什么灰尘的。
 
    纵然已经过去这么久,桌面上还是一片整洁,光亮鉴人。
 
    桌面上甚至连一个手印都没有。
 
    云扬并没有先去观视遗书,而是选择先看看其他的地方,比如那架书架。
 
    身在这个房间里的云扬,不过时候稍久,竟自隐隐约约嗅到了一股淡淡幽香,虽然轻微,却是真实存在;这个感觉让云扬不由自主的长吸了一口气。
 
    “怪不得兄弟们都说四哥性情古怪,行事举动虽不矫揉造作,却总不够爽利,平常跟大家相处的时候,也难得近身玩闹,也就跟大哥比较亲近;想不到房间里的布置也是这么与众不同,还洒香水……”
 
    然而越看那书架,云扬的眼神也越来越显怪异起来。
 
    书架上的书大多都是医书,咋一看上去平平无奇,顶多就是涉猎较广,种类极多;但仔细看过书中内容的话,却会发现,这些医书针对的医疗类别,大多都与女子相关。
 
    “难道……”云扬瞪大了眼睛。
 
    水尊的遗书终于被他拿了起来。
 
    触目所及,遗书笔迹满目尽娟秀整齐的梅花小楷,能够看得出来,这份遗书水尊写的很认真;别的兄弟都是一张纸,三言两语便即交代完事,而水尊的这份遗书,却足足写了五张,每一张都写得满满的。
 
    “不管你是哪一位兄弟,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然不在人间。咱们一众兄弟们每一个都是好样的,但如果说我最希望看到我遗书的那个人,却只有一个。”
 
    “我希望这个人是老九。”
 
    云扬心中陡然震动了一下。
 
    “老九心思慎密,办事情滴水不漏,是咱们一干兄弟之中,最谨慎最有韧性的一个,唯有将身后事托付给老九,我是最安心的。不过若是其他的兄弟看到了,也不算什么,你们也都是我最放心的人。”
 
    云扬摸了摸鼻子,登时苦笑上脸。
 
    水尊在这里用了两个词。
 
    安心。
 
    放心。
 
    交付给云扬,是最安心的。
 
    交付给其他兄弟,是最放心的人。
 
    这明显是大有不同的!
 
    区别待遇吗?
 
    云扬忽而生出一种莫名感慨,要是今日开启这封遗书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兄弟,那位兄长会不会收拾自己一顿,我哪里不如老九了,怎么给他就安心……
 
    一念及此,心下又有一股悲怨升腾,若是真能如此,被收拾一顿怕什么,哪怕被收拾十顿一百顿一千顿一万顿那也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啊!
 
    “我的名字,叫水冰清。”水尊的遗书里,很清晰的写道:“看到这里相信你就该有所了然,是的,我是女儿身。”
 
    云扬这下子是真的造蒙了。
 
    女儿身!
 
    四哥水尊竟然是个女的!
 
    四哥其实是……四姐?!
 
    这一点,云扬可是想破了头也没有想到的巨大机密。
 
    毕竟在云扬的认知中,四哥水尊平常的形象也是说话粗声大气,行事干净利索,举止……略微有些矫揉造作,但仍旧是一副糙汉子模样,个子固然矮了些,但看起来也足够粗壮啊。
 
    以上种种特点,怎么说也跟女儿身扯不上关系啊。
 
    不过一旦知道了关键点,云扬不禁回想起来往昔兄弟相处之时的许多蹊跷事,确实是有些时候,水尊的身材貌似会有细微差异,有时候瘦一些,有时候就粗壮一些;现在想来,想必是用了某种手段,籍体型掩饰身份,换言之,四哥……嗯,四姐并没有将真容显现在众兄弟面前吧!
 
    “我天生水魂绝脉,自幼便体弱多病;身具水魂绝脉之人,绝少有人能够活不过三十岁;而我现在已经二十七,命数如斯,我虽心有不甘,却无悔!”
 
    “八岁那年机缘巧合遇到师傅,是我此生的第一大转折,正是师傅传授给我的水梦神功功法令我得以全命续生,更有此入道;虽然我初初修炼的功法并不能消弭水魂绝脉的隐患,却能使我身体维持康健;而二十一岁,成为九尊之一则是我的第二次人生转折;在修炼了圣水诀之后,我与生俱来的水魂绝脉反而令我因祸得福,修行水相功体进步极速;更兼不再有性命之忧的牵绊,然而也不知怎地,我总是预感,即便是避过水魂绝脉死厄的我,仍旧过不了三十大限……”
 
    “来日终途不知何期,然而对于我这个本该必死却侥幸得活的人,已经是赚到了太多,只是,我纵使无悔,心中仍有牵挂,除了咱们一班兄弟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的儿子。”
 
    看到此处的云扬耸然动容。
 
    丈夫!
 
    儿子!
 
    水尊居然还有丈夫和儿子,这……
 
    “怎地从来没有发现这等巨大隐秘呢!太惊悚了!四姐,隐藏得够深的啊!小弟佩服佩服!却不知四姐被这朵水莲花被什么样的孬人给拱了,他日见到,定要先难为一番才是正经!”云扬挠着头,蓦然升起自家姐姐被某人男人占去了的愤恨。
 
    “彼时我若已去,想必我夫也定然一道而走……嗯,我的丈夫就是咱们的老大。土尊!”
 
    看到这里,云扬的头皮猛然炸了起来,彼时萦绕在心头的许多疑惑,登时迎刃而解,悉数消弭。
上一篇:云扬如何愿意再踏足九尊府这个只要置身其中
下一篇:都尽量的恢复原样唯有原本的花架那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