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空彩票娱乐 > >云扬如何愿意再踏足九尊府这个只要置身其中
天空彩票娱乐

云扬如何愿意再踏足九尊府这个只要置身其中

时间:2018-05-06 10:54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先来说一说正事;主上现在对我们很失望,必须要做点事情出来了。”
 
    “罢了,我们现在还是摆正心态,面对现实吧!现在就明面的状况来说,我们已经退出了天唐城。不过无论是我们还是对方,都知道这是一个迫不得已、彼此妥协的局面;相对于实力占优的我们,却有身处异地、老大和老四身受重伤,勉强留在天唐城,不免要承受许多不必要的危机。莫不如暂时安顿在这边,留一个人看护老大,另外两人则直接回去,暗中行事。”
 
    雪尊者道:“我的想法是,由冰你留下看着老大;我和霜重返天唐城,汇合我们的人手,然后给你们派两个人过来,照顾你们,安心调养恢复。”
 
    “天外云府虽毁,但双方既然达成谅解,我想那云扬一定会重建云府,但这怎么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短时间内他们仍旧会另找地方落脚,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一点,还有,也是当前关键着眼点。那雷动天实力惊人,更有同等实力的家仆相伴,绝不可能全无来历的凭空出现,”
 
    “我们现在碍于与云扬的约定,不能强攻云府灭杀此獠,但……我们或者可以反过来利用此点,让他放松戒备;等他离开的时候,秘密追踪。一网打尽,甚至是斩草除根,灭其家族,这才是一劳永逸,否则总有后患!”
 
    “这么算下来,这一次攻击不利,反倒不算是全然的坏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留隐患的胜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另外,有鉴于雷动天本人的实力,相信他出身的家族又或者师承门派,必然是非同小可,势力极强。单凭我们这些人的力量,未必足以应对对方。为求稳妥,供奉堂那边只怕也是必须要找的。”
 
    “当然,这一切是要再得到确切消息之后才去找供奉堂帮手,万一搞错了,不但丢脸,更是浪费人力物力,徒劳无功。”
 
    “所以,当前需要将雷动天的底蕴背景来历完全确定了解之后,再通知主上和供奉堂才为上策,再不能轻举妄动,我们失手一次,已经太多,不可以再有第二次!否则你我兄弟真的没啥面目面对主上了。”
 
    冰尊者道:“二哥,主上真的走了?”
 
    雪尊者淡淡的笑了笑:“主上的心思,又有谁能猜得明白,既然主动弄不明白,那就不必多猜,徒劳无功,白费功夫!”
 
    跟了年先生这么多年;雪尊者如何不已经明白这个中关窍。
 
    而且,若是以往自己等人将事情办砸,而且还要委曲求全成这个样子,绝对会引来一阵雷霆暴怒,甚至会有更严重的惩罚。
 
    而这一次年先生虽然仍旧是表现得很不爽,却并没有多说更多,甚至还主动给予了供奉堂的调度权。
 
    甚至,给了破境丹!
 
    这是以往绝不会享有的待遇!
 
    这早已证明,主上肯定是有别的心思。
 
    光是这一点,就需要自己等人好好琢磨。
 
    若是将主上暗中的心思一并完成,才算是真正的功德圆满!
 
    “对了,还有一点同样重要,主上既然允许我们动用神堂,那么也从侧面说明了那雷动天背后的实力只怕真的很不好对付,不,事实上雷动天本人的实力就已经极为恐怖,尤其他那一手诡异的手印秘招,现在想来,犹有余怖。”
 
    雪尊者郑重道:“所以我们彼时再对上他的时候,必须要一开始就动杀招!直接以领域开战!”
 
    霜尊者淡淡点头:“那小子的实力固然在我们之上,但只要我们先一步开启霜雪联袂,领域合璧,必可轻易压制。”
 
    雪尊者仍旧不敢轻心,跟霜尊者两人商量了半天战术,剑尊者与冰尊者在一边出谋划策。
 
    说起这一次的失利,四人其实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江湖战场失利,本就是常事,只要人还在,修为还在,随时可以找回来,哪里算得了什么。
 
    真正压在四人心头的大事,其实还是剑尊者的伤。
 
    这可不是能够简单疗复的寻常伤势。
 
    兄弟几人嘴上不说,实则心中早已满是暗暗担忧。
 
    剑尊者这个直接当事人,心中自然更是忧心如焚,但脸上却丝毫也没有表露出来,就只有眼神更加的阴沉!
 
    “这破境丹……”霜尊者欲言又止。
 
    “先收着。”雪尊者道:“万一事不可为,动用领域逃走再服用破境丹也不迟!”
 
    “好!”
 
    ……
 
    另一边,唱作俱佳的云扬,在安抚了雷动天之后,一个人悄然离开客栈,去往——
 
    “九尊府!”
 
    云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过九尊府了,一则是为了不引起有心人的察觉,二则也是为了避免触景伤情,云扬其实对自己的心境还是有所察觉的,自己的心底始终长留兄弟愁绪,若是能够规避,还是尽量规避的好,可是眼下,今日这遭九尊府却是不得不行!
 
    这段时间以来,云扬兼修修了雷,云,风,火,血等五种功法,进境颇为迅速,甚至比之几位兄长彼时修炼之时还要快了不止一筹。但也不知怎地,在云扬想要修炼第六种功法,也就是四哥圣水诀之时,却是连第一层的入门心法都无法突破。
 
    这显然非关资质问题,事实上,云扬自得到了麒麟鱼的馈赠,浑身上下水力澎湃,经脉等都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水质天才;九尊诸相功法之中,包括云扬原本修行的云相功体在内,都不如现在圣水决更为契合,但明明该最为契合,进境最速的功体,却是怎么努力也不能入门!
 
    一直到了云扬在雷动天的帮助下,一路狂升;将朱果所带来的那百年修为尽数化为己有,神识猛然增加了数倍之后,这才终于有所突破,将圣水诀第一层练成。
 
    之前修炼的时候,一鼓作气将风火雷血尽数修炼了一遍,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只知道时间紧迫。尽早修行各相功体,有助自己的筹谋,然而这一次圣水诀第一层的练成,却令云扬生出了一种强烈的需求感。
 
    貌似体内的水相属能一经激发之后,再也按耐不住,意欲汹涌奔发,一泻千里;催着云扬赶紧练后续功法一般。
 
    云扬心中对此感觉自是诧异,不明所以
 
    而这种状况,在与冰尊者那一战之后,感觉竟是尤为强烈,难以抑制。
 
    若非如此,云扬如何愿意再踏足九尊府,这个只要置身其中,就会觉得自己事儿没办好,有一种无颜面对哥哥们的伤心之地!
 
    ……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你们等我全部学会了,就真的不会再回来了?若是如此,我宁可功体尽废,不留半分玄气修为!”
 
    站在熟悉的九尊府浓雾之中,云扬面对着水尊的房门,轻声地问道。
 
    “你们是不是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云扬轻声地喃喃自语。
 
    房门静寂。
 
    “其实今日状况,乃是你们刻意为之,你们就是故意躲得远远地,就是想要让我学会全部的九相功体?是吧?”
 
    云扬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们其实都没死,都在远远的看着我!”
 
    房门依然静寂。
 
    “战场上,所有的尸体都零零碎碎的,我找半天,都没找到你们的头!”云扬眼圈蓦然红了,强行的克制着自己;努力的向着好的地方分析,自己糊弄着自己。
 
    “我找半天,把所有的碎肉,骨头,都翻了一遍,就只找到老大的一只手,没有手而已,顶多就是个残废,不会死啊……”
 
    “你们到底在哪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四哥水尊平常的形象也是说话粗声大气行事干净利索